苏州民进
 设为首页    |   
 
网站公告
 

车前子:民族版画的曙色

阅读次数:1256    编辑:    发布日期:2009-04-30

 

民族版画的曙色

车前子 



        绯红的、银朱的、紫花的园林;桃红的、胭脂的、湖水褐的、柏绿的园林;枝条绿的、漆绿的、墨绿的、螺青的、柳绿的园林;月下白的、烟墨的、鹅黄的、柳黄的、藤黄的、砖褐的园林;枯竹褐的、葱白褐的、土黄的、葡萄褐的、粉的、三绿的、丁香褐的、肉红的园林……
         这是凌君武的苏州园林,也是我喜欢的苏州园林。苏州园林的色彩是意象,肉眼看不到。苏州园林的。色彩用心才能看到。它慢慢渗透体内,仿佛时间,一天一天柳条青了桃枝红了桂花黄金了头发雪白了,而你定睛时间,却并不能看到这青这红这黄金这雪白。苏州园林就是时间,想不到时间之美在凌君武的版画上竟然被渲染得这般淋漓尽致。

园林印象之九(46cm*42cm)                              凌君武作于2003年


         尤其是他的《园林印象》。在《园林印象》里我嗅到了明朝江南的气息,其中自有一段“十竹斋”的繁华。他的版画是访古的,不是仿古。访古是以旧为新,仿古是以新为旧。多数人一说起学习传统,无非只是仿古,做一点假古董骗人而已。更糟糕的是连假古董也做不像,拿了个塑料盆子还硬说是青铜器。
        对待传统的态度,我想应该抱着访古的心情:触景生情,处处是我。也就是说处处有我了才能够触景生情。
        《园林印象》有“十竹斋”的繁华,这可以说是所触之景,而《园林印象》里的笔墨生机就是凌君武的情未了了。凌君武的版画里有笔墨—正是这一点让我喜欢,也正是这一点使凌君武以刀为笔地开始了他的访古。
        东西方版画的早期历史可以说是印刷术的一部分,当它从印刷术中独立而出,成为“创作版画(我在这里借用版画理论界“创作版画”这个不够准确的说法,我一时没想到其他说法,姑且借用)”,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各自绘画传统的影响。中国版画受到的影响自然而然地就是我们的绘画传统。我们的绘画传统浩瀚广阔,想回头也不见得就见得到岸。如果摩擦它的核心,或许能使我们出神。在我看来我们绘画传统的核心—就是笔墨。只是我们的版画界学习传统的那一路人,常常只是在版画的传统里寻找版画,而没有把自己放入我们绘画传统的核心里去别有洞天。所以没有高潮。

园林印象之十二 


         笔墨不是万能的,这一点我们也应该有充分的认识。苦瓜和尚曰“笔墨当随时代”未免空疏,方便了许多毫无笔墨修养的人以其为借口。顺着苦瓜和尚的思路,我得到的是具体的结果—笔墨当随品种、笔墨当随内容(“内容”这个说法也是借用,按我本人反对把艺术机械的划分为内容与形式),按照我的结果来看凌君武的版画,他在版画这个品种和苏州园林这个内容上对笔墨的理解、运用和发挥是独具匠心的。正是凌君武的这一份匠心,他的《园林印象》不但与西方版画保持了距离,也与日本版画划清了界线。与西方版画保持距离容易,与日本版画划清界线困难。因为日本的版画传统就是从我们这里拿过去的。以现代的两个日本版画家为例,斋藤清的版画是面的趣味,栋方志功的版画是线的呼吸,他们偏转他们的一面。凌君武的《园林印象》从画面来看,他把块面与线条融化,兼有趣味和呼吸之功,以致不能区分这是面或者这是线。这种融化,也就是上面所说的“对笔墨的理解,运用和发挥”的花好,也是月圆。我这么说,并不是说凌君武的版画比斋藤清和栋方志功要高,艺术不能如此比较。
         二十世纪三十时年代的中国版画主要受德国表现主义版画的影响,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版画主要受俄苏现实主义版画的影响,中国作为版画的发祥地是到了自己影响自己的时期了。我把凌君武的版画看作是民族版画,或者说是民族版画的曙色,这是我对他作品的真正兴趣。苏州前有桃花坞木刻年画,现在一大群版画家,我愿意在苏州看到中国精神的版画,我更愿意看到苏州成为中国民族版画的复兴地。不要再过五百年,后人一说起苏州艺术,还只是“明四家”。凡大艺术家必定是大英雄,苏州的画家不妨慷慨些子。
 

                                                                      2004年2月于北京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www.suzhoum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民进苏州市委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联系电话:0512-65231655 65212703  邮箱地址:suzhoumj@163.com  备案号:苏ICP备1106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