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民进
 设为首页    |   
 
网站公告
 

从零到石鼓篆书第一,吴昌硕:石鼓篆书我是如何登峰造极的

阅读次数:51    编辑:苏州民进    发布日期:2018-10-23    来源:篆刻小站微信公众号

  石鼓文被历代书家视为习篆书的重要范本,而几千年来,对《石鼓文》临习最多、最深且最有独到之处的当数吴昌硕。大家之所以成为大家,并不仅仅靠天分,而是比常人付出百倍的刻苦努力!被誉为“石鼓篆书第一人”的吴昌硕,30多岁才开始临摹学习石鼓文,从零基础到NO.1,吴昌硕的“石鼓篆书”是如何登峰造极的呢?


  吴昌硕早年的篆书并没有受《石鼓文》的影响,此时他尚处于博采众长的学习阶段,个人面貌尚未形成。作于光绪四年(一八七八)春正月的七言篆书对联《司马名高文纪汉,隃麋光重字临王》,我们可看出其笔法还比较稚嫩。


  光绪十年(1884)是吴昌硕篆书创作实践中的一次重要转折,吴昌硕开始接触《石鼓文》拓本,对其后来的书法产生重要影响。从此“一日有一日之境界”,终于炼成一代大师,成为“石鼓篆书第一人”。

1886年(43岁)

  吴昌硕得好友潘瘦羊赠送《石鼓文》拓片,花十二分力气,整日挥毫临习。


1890年(47岁)

  日日临摹,仍觉得自己无一笔是处。

     

1892年(49岁)

  虽然刻苦努力,无奈还是摆脱不了早期影响。笔画细瘦,体态平板,略显软弱拘谨。




1894年(51岁)

杨沂孙的影响还是如影随形,怎么摆脱他是吴昌硕的一大难题。


1903年(60岁)

  临阮翻天一阁本石鼓书,仍然觉得不够满意,吴昌硕在考虑如何兼顾虚实。



1908年(65岁)

临石鼓如临大敌,兵戈相接,如闻其声?握管时不敢放松一步,一放则气象逋矣!


1911年(68岁)

  尽管与初期相比技术熟练,但吴昌硕对自己还是不满意,说自己笔力疲,未能虚实兼到,愧疚不已。


1915年(72岁)

  已是古稀之年的吴昌硕,两年前被选为西泠印社社长,翌年写成大名鼎鼎的篆书《西泠印社记》。对于临摹石鼓,吴昌硕有了更多的感悟,宜重严而不滞,宜虚宕而不弱。


1916年(73岁)

这幅四条屏写得跌宕起伏,放达不羁。


1917年(74岁)

与友人饮酒谈笑,提起笔,信手拈来,件件都是精品。



1918年(75岁)

不再拘泥于原版石鼓,已自成吴昌硕之面貌。







1919年(76岁)

个人风格越来越鲜明,再无可与之争锋的敌手。


1920年(77岁)

虚实相生,朴茂雄强,渐入妙境。




1921年(78岁)

求字的人越来越多,本非心中所愿,但还是一遍又一遍写。




1925年(82岁)

得石鼓残拓,再临一过。



1926年(83岁)

老来书写仍不懈怠,送给沙孟海的字不错。


1927年(84岁)

再临石鼓,功夫已臻化境,登峰造极,“石鼓篆书第一人”,再无人出其右。


  不管吴昌硕早年如何学习杨沂孙,晚年如何醉心于《散氏盘铭文》,《石鼓文》却自始至终都是他反复临摹、学习、体会的范本。《石鼓文》成就了吴昌硕,吴昌硕也让《石鼓文》得到传扬,可谓彼此相互成就!

  本文转自篆刻小站微信公众号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www.suzhoum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民进苏州市委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联系电话:0512-65231655 65212703  邮箱地址:suzhoumj@163.com  备案号:苏ICP备1106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