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民进
 设为首页    |   
 
网站公告
 

金石刻骨,积健为雄——吴昌硕的气与骨

阅读次数:127    编辑:网络素材    发布日期:2018-03-19    来源:网络素材


       在中国新旧文化交替的特定历史时期,吴昌硕是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创新的关键人物,亦是金石画风从晚清过渡到民国的主要传承者。在近现代画坛,其地位与影响力无人能及,他以诗书画印的全面成就,超越了自文人画传统产生以来的所有前贤。

       吴昌硕常自谓“四十学诗,五十学画”,并自谦说:“我画非所长,而颇知画理”。正因其深知中国画理,吴昌硕承继徐渭、八大山人,将书法、篆刻的行笔、运刀及章法、体势融入艺术实践当中,形成了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


吴昌硕  自写小像中堂  1923年  安吉吴昌硕纪念馆藏

吴昌硕卓尔不凡的艺术才华,不仅超越前人,也不朽于后世。


吴昌硕《寿桃图》

纸本立轴 1961年作

出版:1.《吴昌硕画集·下卷》,封面,第1页,荣宝斋出版社,2003年版。

                                       2. 《笔墨春秋—吴昌硕、齐白石、傅抱石作品展》,第29页,文物出版社,2012年版。

                            3.《嘉德二十周年精品录·近当代书画卷一》,第80页,故宫出版社,2014年版。

                                                     4.《中国书画名品编目—虚谷、任伯年、吴昌硕三家书画选萃》,第85页,大冢巧艺社,2010年版。

备注:原北京文物公司旧藏。

148.5×80.5cm

       此幅《大寿图》为缶翁七十二岁高龄之时所作,此时的吴昌硕心胸豁达,作花卉似解禅意,绘桃实如育儿孙,画境乃心境,无非解其心性也,故而驰笔纵横,挥洒自如。

      大写意的色墨将一树仙果张扬得格外有生命力,空白处便以书法补上,这又是他的骄傲,诗书画印俱全,不怕疏漏,用笔是如此的潇洒倜傥。极具金石味道的书法题文,以其铁划银钩般的行书题于画幅左方,为此画的疏密布局衬托的恰到好处,落落大方。



       清供题材以其美好寓意,历来为海派画家所青睐,吴昌硕每年于新年伊始作《岁朝清供》以寓吉祥。缶翁所作的“清供图”很少取材于常见的牡丹,而多取水仙红梅。

       他在《缶庐别存》中有一段话披露了其用意,文曰:“己丑除夕,闭门守岁,呵冻作画自娱。凡岁朝图多画牡丹,以富贵名也。予穷居海上,一官如虱,富贵花必不相称,故写梅取有出世姿,写菊取有傲霜骨,读书短檠,我家长物也,此是缶庐中冷淡生活。”

吴昌硕《清供图》

纸本立轴 1916年作 

134×53cm

        此图以瓶梅、水仙、蒲草、秀石诸品组合而成,并置于瓶盆等器物中,以示为案头清供之物。物品高下低昂、错落有致地安排于画面,并以右高左低的对角形式排列,左上角和右下角分别配以题识和印章,这是吴昌硕花卉画中常用的构图形式。

       此图信手挥洒,真情流溢笔端。高颈古瓶中的一枝红梅,以及翠绿的水仙,纷披的蒲草,皆得其大意,笔法隽逸洒脱,极具清逸雅淡之气。用墨、设色也恰到好处,用墨浓淡相宜,设色俏丽鲜艳,雅妍相兼,双勾敷色的水仙花,更体现了吴氏运笔遒劲古拙的独特风韵。


吴昌硕在西泠印社缶龛前与自己的塑像合影

       沙孟海先生说:“昌硕先生以诗、书、画、印四绝雄视一世,一般看法,他的最基本功夫是放在书法上的。”一言以蔽之:书法是吴昌硕艺术的基础。

       书写工具为毛笔的年代,无论是吴昌硕还是其他文人雅士,行草就是一门从小到大都离不开的技艺功夫,这是那个年代的日常书写需要所决定的。吴昌硕对自己的行草书相当很自负,其47岁时,杨岘为其书订的《缶庐润目》中就有“只作篆书,分隶不应,行书与篆同”,而一句“行书与篆同”足以说明问题。

吴昌硕《行书自作诗》

纸本立轴 1927年作

出版:《吴昌硕书画鉴赏》P67,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9年。

 备注:朵云轩旧藏。

150×80cm

      到了晚年,吴昌硕的篆、隶大进,对于行草书而言更是如虎添翼,如其自己所说,就是“强抱篆隶作狂草,素师蕉叶临无稿”。

      所以,纵观吴昌硕行草书的发展历程,如果与绝大多数行草书名家的成长历程作比较,他的行草元素中应该是己意多于师法,自创大于继承。因为有深厚的字外功夫与艺术修养充实于中,所以形成了一种自我面目强烈、风格形式独特的行草书,可谓“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


       大约1882年前后,吴昌硕开始了其一生辉煌所系的《石鼓文》书法时代。从兹刻画年复年,心摹手追力愈努”开始,直至终年,吴昌硕一直是临写、创作不辍,成就了一生辉煌的业绩。用吴昌硕自己的诗来说,就是“不知何者为正变,自我作古空群雄”。此基础,则不能成就其个人的艺术大厦。

       笔画的重、拙、大、雄是吴昌硕书法所特有的落拓不羁、 豪迈不群的风度神采,这种以势撼人的书风,本质上与明代徐渭乃至上溯到唐代怀素的狂飙书风相一脉,其所师法者,或朴厚雄强,或夭矫奔放,或盘纡纵横,是 “积健为雄”的传统,这与吴昌硕的个性倾向深契暗合。

吴昌硕 《篆书七言联》

纸本立轴

备注:海上名家赵叔孺上款。

135.5×31cm

吴昌硕 《万岁万岁万万岁》

纸本立轴

131.5×21cm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www.suzhoum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民进苏州市委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联系电话:0512-65231655 65212703  邮箱地址:suzhoumj@163.com  备案号:苏ICP备1106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