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民进
 设为首页    |   
 
网站公告
 

叶小沫:说说我的爷爷叶圣陶

阅读次数:139    编辑:苏州民进    发布日期:2017-10-23    来源:苏州民进

海上讲坛 | 叶小沫:说说我的爷爷叶圣陶

2017-10-16 文汇 叶圣陶研究中心▲叶小沫10月8日在上海图书馆讲爷爷叶圣陶的故事

【导读】叶圣陶是现代著名文学家、教育家、编辑出版家和社会活动家,作为孙女,叶小沫讲了很多爷爷的故事,她眼里的爷爷对社会有责任、对家庭有担当,他文章直白、做人简单,做事认真与坚持的毅力对后辈成长有着重要指引。

11岁参加我国最后一次科举考试,因贪吃未中

1894年10月28日,爷爷出生在苏州城里悬桥巷一个平民的家里,其父是地主家的账房先生,47岁有了爷爷,老来得子特别钟爱他,从他3岁就开始教描红,五六岁就读《三字经》《四书》这些书。后来送去读私塾,爷爷叶圣陶记忆力好,读的四书五经都背得出,从来没有挨过板子。

因为学习用功,文章写得好,爷爷11岁时去考秀才。那次家里为他准备了吃的,一个筐里放了点心、馒头,还有两个马铃瓜。孩子惦记吃的,进了考场还没等考试他就先把东西吃了,等到真正考的时候时间不多了,匆匆忙忙交卷,结果没考上。而这次考试成为我国最后一次科举考试。

1906年,爷爷进了长元高等小学堂,学制三年,爷爷学习优秀,读了一年于1907年考入了新创办的苏州公立第一学堂(草桥中学),成了该校首批中学生。这是一所五年制中学,是按现代教育办的全新学堂,校长和老师很多从日本留学归来,开设了军事、体育、化学、音乐、物理、美术、自然等课。中学的生活奠定了爷爷人生道路。

爷爷和爱好文学的同学一起创办了“放社”,他的诗文特别好,就和同学们一起办报,影响了整个学校,各个年级开始办报,这也是他初当编辑的开始。

17岁开始写日记,讨论天下大事

爷爷从17岁开始写日记,在日记前面他写了一篇小序。他说:我写日记,是为了记录自己每天做的事情的不足,也记录别人给我指出的不足,让我的错误不会再犯第二次。日记一直写到94岁,从未间断过。

他的日记字写得非常整齐。最近我们整理爷爷的日记,除了在战乱时散失的,整理下来的有700多万字。

1911月5日,爷爷剪掉了长了十几年的辫子,把它看成是新生活的开始。这个时期他结交了许多好朋友,顾颉刚、王伯祥、吴湖帆、吴宾若,这些朋友成了一辈子的朋友,他们经常聚集在一起喝酒、聊天、喝茶,讨论天下大事。他17岁投了第一篇稿子是一首七古《大汉天声》贺词,呼吁要替人民说话,为人民做主,把报纸办好。

▲1909年,草桥中学部分同学于校门口合影,左起第二为顾颉刚,第三为叶圣陶,第十三为吴湖帆

在甪直镇当了四年半教师,大胆实施教育改革和文学创作

爷爷是一个有志向的人,很想去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当时的中学校长袁希洛说:“政界不是你们去的地方,还是教育界吧,教育是国家的根本。”爷爷便到各个不同的地方去当老师。

爷爷在《心是分不开的》一文中写道:“我因年轻不谙世故,当了几年教师,只感到这一途的滋味是淡的,有时甚至是苦的;但自从到甪直以后,乃恍然有悟,原来这里头也颇有甜津津的味道。”

1917年3月,在吴县县立第五高等小学担任校长的中学同学吴宾若邀请爷爷到甪直任教,叶圣陶开始了他的教育实践和文学创作。他在甪直教了四年半书,期间进行了很多大胆的改革和实践,自己编写教材,给孩子们办农场,和孩子们一起走访踏青,举办园艺、劳作、文娱、远足等各种课外活动,全面培养孩子们的品德、智力和才干。

在甪直他一遍教书一遍搞教改,还致力文学创作,四年多的时间里创作了30篇小说、23篇童话、13篇散文随笔、21篇诗歌,还有多篇戏剧和文艺理论作品,共40多万字。中国的第一本童话集《稻草人》就是在甪直完成的。他后来写的长篇小说《倪焕之》中的情节和情景,都离不开他在甪直那段生活的实践。他同情农民的悲惨生活,写了不少反映农村生活的文学作品,其中的背景和人物,许多都来自甪直。爷爷说:“我真正的教育生涯和创作生涯是从甪直开始的”。

▲朱自清(右)与叶圣陶1921年12月在杭州

认为自己一生的职业是编辑,培养了一批中国文坛著名作家

1923年春天,爷爷进了商务印书馆,正式开始编辑生涯。

爷爷在晚年常说,如果有人问他的职业,他就回答说是编辑,他做编辑超过了60年。他热爱这份工作。人们说起叶圣陶是作家、教育家、文学出版家、社会活动家,他自己认可的就是编辑。

在商务印书馆他工作8年,主要编辑小学和中学国文课本。

郑振铎去欧洲游学时,把主编《小说月报》的重任托付给了叶圣陶。爷爷注意从来稿中发觉新人,培养了一批有名的人,丁玲的处女作《梦珂》、代表作《沙菲女士的日记》,和短篇小说《暑假中》都是在爷爷的指点和修改后发表的。巴金长篇小说《幻灭》,戴望舒的《雨巷》,都是在爷爷做编辑时培养发现的。这些人无论是丁玲还是巴金说起爷爷来,感情都特别深。巴金曾多次说:“倘使叶圣陶不曾发现我的作品,我可能不会走上文学的道路,做不了作家……”冰心常常说爷爷是他永远的编辑。

编小学教材,创办《中学生》杂志

1931年,爷爷离开商务印书馆,到了开明书店。

他编了一套《开明小学国语课本》,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通过这套教材教孩子识字、说话、阅读、写作。首先,他热爱孩子,懂得孩子,课本里写的都是关于孩子的事;第二,他觉得一定要用儿童文学来给孩子写书。他的课本到现在还受到孩子们的欢迎。2010年前后,社会上有很多人怀念起这套老课本,一时间《开明国语课本》成为了出版热点。

他还和外公一起办了《中学生》杂志,指导青年学生学习。爷爷请了当时最优秀的思想家、进步的文学家等撰稿,有鲁迅、冯玉祥、黄炎培、蔡元培、茅盾、朱自清、巴金、臧克家、瞿秋白等,刊物还培养一大批包括萧红、徐盈、胡绳、彭子冈等一大批年轻的文艺爱好者。

1949年,爷爷应共产党之约离开上海,转道香港进入解放区,后被任命担任出版总署副署长。人民教育出版社成立,爷爷出任社长兼总编辑。直到1966年文革开始这17年间,爷爷的主要精力都花在了中小学生教科书的编辑出版上了。

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人

爷爷是很有正义感和责任心的人,是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人。无论什么年代,在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他都会像一个战士那样站出来,无所畏惧地用他的笔做武器去战斗。

在我们眼里爷爷爱憎分明,他始终和人民站在一起。无论在什么年代,爷爷都在关注着祖国和人民,都会讴歌为祖国和人民做出牺牲的勇士,都会怒斥敌人和社会上的丑恶现象。

1981年11月,爷爷已经是一个87岁的老人,在听了我们给他念的《中国青年》杂志上刊载的《来自中学生的呼吁》之后。关心教育的爷爷心急如焚,当晚写下了《我呼吁》一文。文中呼吁社会的各方面都来关注片面追求升学率造成的严重后果说:“请各级教育行政当局都认真读一读这篇调查摘要,听听中学生的呼声,看看他们——岂止是他们,连同他们的刚进小学的弟弟妹妹——身受片面追求高考升学率的严重摧残的情况。……”

他对大专院校的领导和教职员说:“你们要招收的决不是那些死记硬背的东西太多,缺乏独立思考和丰富的想象的学生。你们要不要对中学教学提出你们的要求呢?你们要不要对他们在教学方面的那些不正确的做法提出建设性的批评呢?”

他对小学的领导和教职员说:“看一看片面追求升学率在中学里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后果,你们千万不要在小学生身上再施加影响了。”

他对中学的领导和教职员说:“在这个问题上,你们起的作用是关键性的。如果上级领导要你们片面追求升学率,你们要顶住,为的是爱护孩子。如果社会舆论从片面追求升学率出发来指摘你们,你们要顶住,为的是爱护学生。……升学率大小不是教育办得好不好的唯一标准。我们要培养的是全面发展的人,社会主义国家合格的公民,四化建设各个方面的人才;其中少数的一部分要由大学培养,极大部分可不然。”

他对学生家长说:“你们都希望孩子成才,这是当然的。进大学是成才的一条道路,可不是唯一的道路。……高中毕业生只有一小部分能进大学,这个情况在本世纪大概不会有多大改变。所以孩子进不了大学,千万不要责备他们,把孩子逼坏了,甚至逼死了,那就成为毕生的遗憾了。”

他对报刊的编辑们说:“请你们不要在你们的报刊上鼓吹哪个学校升学率高,哪个地区考分高;不要在你们的报刊上介绍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方法和经验;不要在你们的报刊上宣传高考成绩优秀的学生,……不要在你们的报刊上刊载试题和考卷,因为这些都将成为下一届毕业生的沉重负担。”文章的最后爷爷呼吁:“爱护后代就是爱护祖国的未来。中学生在高考之下已经喘不过气来了,解救他们已经是当前急不容缓的事,恳请大家切勿等闲视之。”

▲上海图书馆听讲座的观众提问

一个对家庭有担当的人

爷爷在家庭也非常有担当,把家看得非常重。

爷爷青少年时就把家庭的重担担在了自己肩上,在生命的各个阶段都出色的完成了自己需要担当的责任,终极一生都在守护着这个和谐美满的家庭。他把一家人团聚在一起,让我们觉得家的可爱和温馨,让我们跟着他学习做事做人。

高中毕业,他自知家庭清贫,父亲年迈,就放弃继续求学,开始当教师挣钱养家。二十多岁父亲过世,他就一个人挑起了养家糊口的生活重担,从此一直把母亲带在身边。我在年幼的时候,看到爷爷每天下班回来,必先到母亲屋里请安,然后才去用餐,晚饭前也一定会再去看看母亲,和她拉拉家常。老太太裹过脚,脚趾扣到肉里,剪趾甲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我不只一次看到爷爷带着老花镜,做在小板凳上给老太太剪指甲。爷爷在北京为老太太办九十大寿,前来祝寿的亲朋好友挤满了八条的小院,是我记忆中家里最的最热闹的一次聚会。1961年,老太太过世,时年97岁。

1916年,爷爷和奶奶喜结良缘。婚姻虽然是旧式的,可是结婚以后两个人感情非常好,所以爷爷常说自己是“中了头彩的婚姻”。奶奶在北京女子师范读过书,结婚以后也做教师。后来夫唱妇随,爷爷做什么,奶奶一定在一旁帮衬着。爷爷和奶奶都说自己是“半个”人,和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我”。他们都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真诚美好和善良,相互携手并肩,带着整个家颠颇流离,走过了乱世、战时和和平时期。无论生活多么艰难困苦,但是家里永远都充满了融融泄泄的气氛,让一家人感到温馨和美满。好友宋云彬先生说:叶圣陶把家庭的美满归于胡墨林的“爱”,他似乎一刻也离不开胡墨林,日记中常说“墨不在家便觉异样。”奶奶过世后,几位朋友曾劝他再找一个生活伴侣,爷爷都拒绝了。

当老师,身教永远重于言教

爷爷一直认为,当老师,身教永远重于言教,修养就是平日里的一言一行。爷爷自己就是这样一位老师。我从小生活在爷爷身边,爷爷做人行事的作风,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

在北大荒的四年多时间里,是我和爷爷通信最多的四年。爷爷在信里给我许多建议和指导,都不是说教,平等的交谈。在这四年里我做过一年教师。爷爷知道了特意写信给我,把他几十年来对教育的总结说给我听。

来信说:“教”好比牵着小孩的手带他走路。他开头不会走,故而要牵着走,待他自己能够走了,就把手放了,这就是“做到不用教”了。

在北大荒那几年,常给爷爷写信,向他说说我在那里的生活和学习。爷爷看我写给他的信,就像认真的语文老师评改作文一样,写得好的地方,他一定会称赞,发现错误,他一定会指出。1970年3月18日爷爷在写给我的信中,有一段话专门讲写错字,他写道:写错一个字,没多大关系,何况看信的对方也能理会意思,似乎写错和不写错一样。但是我以为,写错了字叫对方去琢磨,叫对方多动脑筋,这不好。万一对方看不出来,意思模糊了或弄错了,这更不好。所以无论写信或写旁的东西,字总要写“准”,这也是一个有群众观点的问题。

▲叶小沫和爷爷叶圣陶

常常有人问我,爷爷是怎样教育我们的?我很难用几句简要的话来概括。平日里,爷爷经常就我们的行为,很具体很耐心地跟我们讲,这样做不好,那样做就对了。其中很多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也许是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事,爷爷都会不厌其烦地给我们指出来。他是要我们养成随时随地都按正确的做法去规范自己的行为的习惯。

常常有人问我,你和爷爷一起这么多年,最佩服他什么呢?我佩服爷爷一辈子认真。大到读书认真,写字认真,讲话认真,工作认真,写作认真,交朋友认真;小到开个信封认真,写个便条认真。他喜欢整洁,什么时候穿戴都清爽利落,办公桌面永远干净整齐,经常要用的东西都有归宿,一拿就到手,从来不用找来找去。无论大事小事,爷爷无一事不认真,无一时不认真,我真觉得,是认真成就了爷爷的一生。

我还很佩服爷爷的自学,他向书本学,在社会里学,在实践里学,向学生学,向朋友们学,向周围的人们学。需要什么学什么,干什么学什么,碰到什么问题学什么,这个老人一辈子思想都不落后。

还有就是习惯。爷爷说,教育说到底就是要培养好的习惯,好习惯养成了一辈子受用。爷爷自己就有很多很好的习惯。他16岁开始写日记,天天写,一直写了78年。比如遵守时间的习惯,开会他一定会提前十分钟到会,和朋友约会他也绝不会迟到。每信必复的习惯,无论接到朋友的信,还是读者、老师、学生写来的信,爷爷都会及时回复,从不耽搁。他体会写信人盼着回信的急切心情,不愿意让对方等待。回信是爷爷工作的一部分,常常一次要写三四封,大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从未谋面的人,爷爷从不怠慢,认真回复信中提出的问题,就连小学生的来信也句不马虎。

爷爷是一个值得学习的人,他的文章都很直白,一点都不深奥,他做人的道理也很简单,但他坚持他认真,所以他有成就。


从甪直叶圣陶研究中心转载,感谢!


转摘自:*文汇独家稿件。



来源:文汇
责任编辑:李伶
频道邮箱:whapp3@whb.cn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www.suzhoum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民进苏州市委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联系电话:0512-65231655 65212703  邮箱地址:suzhoumj@163.com  备案号:苏ICP备1106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