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民进
 设为首页    |   
 
网站公告
 

记文化遗产守护名人谢孝思

阅读次数:462    编辑:许红    发布日期:2015-04-03    来源:苏州民进

 

他在星空闪耀


——记文化遗产守护名人谢孝思


      因为世纪老人谢孝思,2015年的6月28日苏州世界遗产日,更多了一层特殊的涵义。就在这一天,苏州隆重举行了“谢孝思星”和“文化遗产守护名人”命名仪式。4月15日,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2007年8月16日发现的、国际编号为204836号小行星,荣获国际小行星中心和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正式命名为“谢孝思星”。6月,联合国科教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及古建保护联盟授予谢孝思先生“文化遗产守护名人”。这是对这位世纪老人的生平业绩,他高尚的人品与不倦的敬业精神,他富有远见的对文化遗产担当与坚守的最大嘉奖、最高荣誉! 
     苏州的历史与文化固然深厚与博大,但如果没有一代又一代文化名人的挚爱与培植,没有他们将聪明与才智源源不断地投入并营造,其辉煌恐怕也难逃出日薄西山的命运。谢孝思就是这样一位应该被我们永远铭记的文化名士。
      谢孝思,字仲谋,1905年生于贵州贵阳市,于2008年10月22日在苏州逝世,享年104岁。他自幼受家庭熏陶,酷爱绘画书法。1927年,他考入中央大学艺术教育科国画组,师从吕风子、汪采白、徐悲鸿等名家。毕业后曾任贵阳市达德学校校长,重庆正则艺专、国立社会教育学院教授,1946年随校迁居苏州,自此与苏州这座城市共同走过了六十多年的风雨沧桑。他不是苏州人,却以苏州为家,为苏州殚精竭虑,为苏州添薪续火。无论是在最困难的日子里,还是在文化建设如火如荼的日子里,作为文化名人、著名书画家、美术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谢孝思始终为苏州的文化保护与建设呕心沥血,作出了卓越贡献。谢孝思所思所想和所做的一切,就是为让苏州的文化后继有物、后继有人。成之,他欣喜若儿童,欢欣鼓舞;挫之,他忧心若焚,寝食不安。没有他,也许就没有古城美丽的今天;没有他,苏州园林也必将呈现出另外一种面目!


为保护古城殚思竭虑,费尽心血


      21世纪初期,苏州的“全面保护古城,积极开发新区”,古韵今风,一体两翼,带状组团式发展类型脱颖而出,赢得了国内外的广泛赞誉。2004年CCTV评选“中国10大最具活力城市”,苏州顺利当选并获唯一的年度城市大奖。为了保护这座古城,无数人付出了心血和汗水,谢孝思先生更是一位“最不能忘记”的古城守护者。
       解放初期的苏州,许多古迹破败不堪、文物流失散落。对此,谢孝思忧心如焚,在他积极建议下,政府成立了一个不挂牌、无编制,仅刻一方印章的“文物管理委员会”。他又主动请缨当了主任,积极组织专业人士,亲自把关,将散落在社会上的大量有价值的书画、古书、碑帖、金石、雕刻、精致的红木、楠木家具清理、搜集起来,归于“文管会”收藏或布置在修复的园林中。同时,动员、接收社会捐赠,自己带头将收藏的书画捐献给国家,留园所挂的吴昌硕的画就是他的珍藏。
      期间,正值全国性的经济发展大热潮,各地对城市历史遗存的历史价值认识不够,发生了全国性的对古城墙的第一次大拆迁。这种凭着一股热情,只顾眼前需要,忽视文化遗存保护的做法在苏州遭到了包括谢孝思在内的一些专家和学者的竭力反对,当时的决策层始则不以为然,继则嫌烦,屡次遇谏则大为不快,1954年干脆将谢孝思的市政协副主席免了,只保留了他市文管会主任的职务。无论是被免职务后的2年间,还是1956年复职后,谢孝思保护苏州古城园的热情丝毫不减。他一心扑在文物和古城保护事业上。他一心为公的人格魅力,影响和感动了一大批人。他的好友——国民党元老李根源先生在听了他汇报的苏州文物抢救情况后,大加赞赏并深受感动,慨然将精心收藏的文物、图书全部捐赠给苏州文管会,其中有重金购买并从洛阳用一个火车皮专程运到苏州的唐代墓志石刻九十三块、琴砖(汉墓出土)六十三块、各地摩崖石刻拓片千余张、书籍上万册,还有字画、瓷器、金石等,可谓价值连城。当时社会名流如顾公硕、吴湖帆、蒋吟秋、谭光等都作过捐赠。解放后至六十年代的近十年间,苏州文管会共收藏图书三、四万册,文物精品八千余件,其中不乏多件国家一、二级文物,现分藏于苏州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
       抢救文物的工作中还有一件趣事值得一记:1954年的某日,市税务局的同志找到谢孝思,说某古董商有大批文物,知道最近国家要检查税收才匆忙标了价,想请“文管会”去看看标价是否合理。他当即偕同三人赶赴过去,果见成箱成柜都是书画、文物精品。老板为了偷税漏税,却临时作假,把价格标得很低。他决定将计就计,当着税务局的同志,对老板说:“这些文物古董的标价都比较合理。”老板一听,喜形于色,又是上茶,又是敬烟,税务局的同志大感失望。没想到,他喝了一口茶,缓缓地说:“老板真是好眼光,你这些商品中就有值得国家收藏的文物,我们‘文管会’决定按老板定的价格收购一批。今天当着税务局同志的面定下来,后天上午一定携款前来取货……”话刚说完,税务局的同志接口称善,老板则只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唯唯答应。这次收购,可谓一次意外大收获!
     “文革十年”,当时几乎所有的民主党派领导都被打成牛鬼蛇神,谢孝思被罚做火头军给造反派生火做饭,夫人刘叔华被罚到图书馆打扫卫生。一次次的关押、批斗、改造,反复的折磨让他真有点支持不下去了,甚至多次想到了死。多亏老友的鼓励和支持,让他经受住了那场浩劫。在赋闲的日子里,谢孝思一面整理因抄家散失的文化资料,一面不遗余力地教一些学生,努力把学问传给下一代,让年轻人接过文化的“接力棒”继续为苏州、中国乃至世界多作贡献。 文革后,整治好的文物古迹又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破坏。面对如此状况,时任市人大副主任和民进苏州市委主委的谢孝思痛心疾首,坐卧不安。为彻底弄清文物被破坏的真实情况,这位76岁高龄的老人独自一人冒着严寒,进行大量的社会调查,奋笔疾书写成调研报告,以“救救苏州”为题痛陈文物古迹被破坏的惨状。并在1981年苏州市人大会议上、郑重提交了《紧急制止对苏州文物古迹和园林名胜的破坏》的议案,再次建议:将吴县与苏州全建制合并,为全方位保护古城而开发新区。同年4月,在省人大会议上,谢孝思又以个人名义上报相关议案。谢孝思掷地有声地疾呼:“如果我们今天不闻不问,要被子孙万代骂上千年万载!有人怕丢乌纱帽,我不怕!丢了乌纱帽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何况我还没有什么乌纱帽!我作为人民代表要到‘人代会’上去讲!”由于他的坚持不懈,反复呼吁,利用各种机会、层层反映,从市到省,直至中央。邓小平、胡耀邦、陈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得知情况后都高度重视,先后作了保护古城的重要批示。1983年,邓小平同志到苏州视察,游览虎丘时,他一再叮嘱“要保护好这座古城,不要破坏古城风貌,否则,它的优势也就消失了。”1986年,国务院批示,规定苏州的城市性质为“历史文化名城,风景旅游城市”,城市规划执行“全面保护古城,积极开发新区”的方针,“古韵今风,跨越时空”苏州式的发展逐步形成。苏州古城从根本上得到了保护,这也为苏州经济发展奠定了重要的物质基础。
      可以说,半个多世纪里,苏州的每一处文物都包含着谢孝思的心血。他以其深厚的学识、高超的艺术鉴赏眼光,以及对文物事业的高度责任感,全身心投入文物收集工作中,几乎踏勘过苏州所有的文物遗存,关心过每一处文物修复,为难以计数的文物名胜著文宣传、题名题联。两千五百多年历史的古城,其大致格局和风貌至今保存完好,端赖于对文物倾心尽力地保护和修复,其中,谢孝思功莫大焉!


 将最快乐的日子献给园林


    谢孝思与苏州园林的情缘开始于1946年夏天。那一年,他执教于苏州大学前身之一的国立社会教育学院艺术教育系,院址就在拙政园,“我记得当年我在园中山坡的草地上备国文课,在远香堂上美术课,环境十分清静优雅。”晚年时,他曾感叹: “从一九五二年开始以后的三四年间,我在苏州的主要工作是文化建设方面的,特别是园林修整方面的,现在的苏州园林和一些名胜古迹所能保存下来的,基本上都是我所经手的,这是我对苏州的最大成绩,也是我平生最快乐的事。”
      解放初,谢孝思担任苏州第一任政协副主席和文教局长时,就在向政府的报告中提出“苏州丰富的文化遗产——园林名胜古迹和地上地下文物,它们有很高的历史艺术价值,是苏州的瑰宝,是祖国的瑰宝,也是人类的瑰宝,应当受到高度的重视”的见解。当时,正值百废待兴之际,为解决民生问题,恢复城市运转,政府决定以工代赈,修复苏州园林,并将这个重任交给了他。
      接受任务后,谢孝思立即邀请了南京工学院刘敦桢、上海同济大学陈从周教授为顾问,又邀请周瘦鹃、范烟桥、陈涓隐、蒋吟秋、汪星伯等苏州文化人士,共同商议整修工作。当时的留园据史料记载是所有苏州园林中遭受破坏最严重的:房倾石塌,一片疮痍,全园没有一座完整的建筑;留园的精华——石林小院,被当作养猪场,猪粪满地,名峰横野,著名楠木厅的柱子都被啃得要断了,真是满目凄凉,惨不忍睹。整修工程开始后,谢孝思和大家一起清理场地、动迁棚户人家,同时摸清全园景点,访求能工巧匠,组织工种队伍。为了节约经费,谢孝思以他艺术家的眼光,亲自到市场“淘”货,收集了大量有价值的旧料,修复留园的很多物件都是他自己“淘”来的。一天,谢孝思在路上偶然看见几辆小车正拖着满车的隔扇,忙上去看个究竟。一看,喜出望外,竟然全都是上好的红木隔扇,一数,共十扇,另有一套四幅完整的银杏木屏风,正反面分别镌刻着孙过庭《书谱》和王羲之《兰亭序》全文。他转起了脑筋,就问:拖到哪里去哟?工人答道,拖到某处作坊解板做算盘。他忙说,卖给我吧。工人不肯。经过一番谈判,工人还是不肯。他无奈,只得亮出了自己文教局长的身份对工人“晓之大义”,最终说服工人将这些宝贝拖到了留园工地。
      工作期间,谢孝思和工人同吃同住同商量,他在自传中写道:“我记得每天中午我和老工人们就在园门口的小店里,我掏腰包,大家一碗面条,吃得又香又热闹,一吃好,我们又接着一起干起来。”经过了整整一百天的努力苦战,留园修复完成,所花经费仅五万三千元。1954年元旦,留园对外开放,在开放的一、二月中,游客逾万。留园的修复被建筑学界看做是“修复古典园林史上的奇迹”,“利用旧料,保证质量”、“修旧如旧”是修复留园得以成功的关键,为其它古典园林的修缮提供了成功的经验和范例。1961年,留园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拙政园、北京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一起,被列为“中国四大名园”。
      此后的多年内,谢孝思又不断修复了拙政园、虎丘、狮子林、网师园,怡园等30多处园林和名胜古迹。在拙政园的整修中,他将已经被单位占用的西部花园划归拙政园,将当时已经荒废的社教学院操场改建成现在的拙政园东部花园。狮子林中的红木家具摆设,是在得到园子旧主的老管家指点后,他从夹墙中发现的。立于寒山寺门口的照墙上镶嵌的“寒山寺”石碑则是他带着大家从泥土里发现的。这些园林在苏州以后的经济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有9处先后被列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此外,云岩寺塔、双塔、寒山寺、玄妙观、唐寅墓、五人墓园等名胜古迹的修复过程中,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只要是关于苏州园林的事,他从不推脱。无论园林整修,还是年事已高后主持编撰《苏州园林品赏录》,无论是亲笔为园林题写匾额,还是面对《苏园六纪》的镜头讲述对苏州园林的感情,甚至是为苏州园林培养自己的导游讲课,只要与园林有关,他总是热心参与。园林,就像是一幅绵长的宣纸,他在上面纵情挥画着心中的理想。 
       苏州不是谢孝思的故乡,却是他钟爱并为之付出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六十多年的岁月里,谢孝思的名字与苏州园林、书画、教育、昆曲、评弹、刺绣、彩绘、工艺、道教音乐等等“最苏州”的元素紧密相连。从文物保护到园林修复,从文艺创作到人才培养,苏州城市建设和苏州古城保护等都倾注了他毕生心血。很多媒体都以“苏州古城捍卫者”、“世界遗产守护人”称之。对于2500多年的苏州来说,一个人的一生也许只是其中的短暂一瞬。然而,这位老人的肩担道义,充满信念与追求,积极某事,不断有所作为的百年人生,必将长久地留存于时光之中,留存于历史的记忆中,留存于人们的心中!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www.suzhoum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民进苏州市委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联系电话:0512-65231655 65212703  邮箱地址:suzhoumj@163.com  备案号:苏ICP备1106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