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民进
 设为首页    |   
 
网站公告
 

抑郁少年的烦恼

阅读次数:969    编辑:    发布日期:2011-03-23

 

抑郁少年的烦恼

民进吴江文教支部   沈月梅


        我是文教支部的民进会员,作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我服务社会的项目是定期到我们总支的社会服务基地------市未成年人健康指导中心开展心理辅导工作。 
        与往常一样,六月的一天上午,我刚在咨询室泡好一杯茶坐在电脑前看资料,母子俩如约而来。儿子小辉(化名)脸色发灰,眼神乏力,母亲衣着精致得体,神态严肃。小辉的第一句话就是:“活着真没意思!”他说自己开心不起来,本来自己在小学里学习成绩班级名列前茅,可现在进入初一后,成绩一直上不去,担心下学期进入初二增加物理后,学习更加困难。回到家里跟父亲又没话可说,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讲心里话的朋友,同学们都忙着自己的功课,不像小学时候那样经常在一起玩。有时候会想象用什么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听完儿子的叙述,母亲泪流满面。她说,她与丈夫去年离婚,儿子判给丈夫。自从她离家后,儿子变得沉默寡言,不爱与小伙伴一起玩,作业拖拉,考试一次比一次差,她很着急,她更难过,所以希望能帮帮她儿子。第一次咨询是在小辉的颓废与母亲的痛苦中结束的。
        下午小辉的父母一起走进咨询室,接受第二次咨询。父亲穿着邋遢,精神萎靡,与母亲形成极大的反差。整个谈话以母亲的叙述为主,小辉母亲说,前夫家里独子,人很善良,做生意屡屡被骗,为此经常争吵,加上个性相差太大,实在合不来,一年前协议离婚,前夫允许她去家里看望儿子,但不允许她带儿子去她住的地方。现在她为了儿子,只能经常吃完晚饭往家里跑,等儿子做完作业再走。听完叙述,我与小辉父母分析,小辉现在的状态表明,他不接受父母离婚,他用自己的方式迫使母亲回家。小辉父亲说他们离婚三个月才告诉儿子结果,儿子当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不出来。接着我与小辉父母探讨如何让小辉接受父母离婚的事实,如何在没有伤害的前提下让儿子明白成年人的问题。
        一周后,小辉一家来接受第三次咨询。这次来小辉的父亲穿着整齐,母亲有了笑容,小辉告诉我对父母的离婚已经能够接受,以前因为对父母的关系不理解,总是想用自己的力量让父母复婚,现在感到没必要。小辉父亲表示自己内向不善于沟通,还是让儿子暂时住在他妈妈那儿,按时给儿子生活费,自己会照顾自己,一定努力工作,不让儿子担心。小辉母亲感动得热泪盈眶,谢谢前夫让她母子一起生活,表示一定照顾好儿子,培养好儿子,将来让儿子为父亲尽孝。
        一个多月以后的一个周六上午,我在未成年人健康指导中心值班,接到小辉的电话,他说初一的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老师和父母为他的进步高兴,虽然离他自己预定的目标还有点距离,他还是对自己很有信心。他还说了暑假的打算,除了做假期作业,他打算每天跟父亲一起去游泳,跟母亲一起去旅游一次,还想与同学一起参加学校的乐队训练。
         放下电话,我思绪万千,现在有千万个像小辉一样的孩子需要我们去帮助,为小辉这样的家庭解决问题过程,也是我自我成长的过程,助人自助。所以我也同样感谢小辉一家对我的信任,给我一个积累咨询经验的机会。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www.suzhoum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民进苏州市委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联系电话:0512-65231655 65212703  邮箱地址:suzhoumj@163.com  备案号:苏ICP备1106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