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民进
 设为首页    |   
 
网站公告
 

王志红:小河随想

阅读次数:1104    编辑:王志红     发布日期:2010-01-25

 

小河随想

      盛夏的傍晚,带着女儿在苏州河边散步纳凉。河对岸,部队农场的树林里传来归鸟“喳喳”的叫声。不停地,白鹭优雅地在空中盘旋又落下。它停在树梢上的剪影清晰地刻在落日余辉的天空背景上,美得跟画一样。
      河里,竟有人在游泳。我惊诧,又很羡慕。多少年没见过有人在野河里游泳了,因为象这样河面宽阔,河水干净的河流已经不多见了。“妈妈小时候就是在这样的河里游泳的。”我随口说。“你妈妈小时候的河水还要清澈,可以一眼望到底的。”不料,一个意欲下河游泳的男子接话了。说着,他“扑通”一声,以我当年惯用的入水姿势扑入河里。河边仍有许多小鱼悠然地游来游去。那情景,我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愉快的时光。
      我出生在苏州水乡的一个小村庄,比较贫穷,户户都是砖瓦的平房,没有自来水,养育两岸村民的是那条横贯全村的小河。小河无名,却以它的清澈和纯净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人。河的东西两头两座晃悠悠的小木桥连通了两岸人的交流,偶偶也有远客从它上面经过。毎日清晨,人们聚在河边洗漱,然后是主妇们淘米洗菜洗衣,也有人会隔着河大声打招呼的,场面甚是热闹。
     小河也是我们捕鱼虾的场所。我会做哥哥们的小跟班去网鱼,帮他们提篮子。用二根长竹竿,中间挂个网的那种办法,一网下去,常会有一二条小鲫鱼、小鳑鲏鱼、鲳鳊鱼或是鳜鱼各色鱼等,有几次抓到巴鱼(小河豚),抓抓它的肚子,它会鼓得象个球,有时也会有小螃蟹、小甲鱼等硬家伙。有时哥哥们会拿一个大箩筐去捕虾。只要将筐口沿着河岸的石壁快速按下去,石缝中的大大小小的虾便会尽数被吸入筐中,把筐提出水面时,里面总会有十来只“毕毕”乱跳的虾。看着篮子里越来越多的收获,心情也越来越快乐。而白天的快乐会一直延伸到晚餐的餐桌上,那是在那个贫困年代一道极鲜的美餐。
      在我们小孩子的眼里,小河更是游戏的水上乐园。暑假是每个小孩子最盼望的,不仅仅是不必去学校读书,主要是因为可以下河去游泳了。虽然泳姿是丑陋的狗扒,但毎个孩子都玩得很尽兴。我们经常比赛从船沿跳水,胆大的,从小木桥上跳下。我们还比赛捞河蚌,一个猛子扎下去,看谁能先找到河蚌并捞起来。有时,也会来一会儿仰泳,,仰躺在水面上,眼前只有蓝天白云,手只需悠闲地划几下,保持平衡就可以了。有时,会开过一条冲水船,胆大的孩子就会抓住时机,跳到船后面冲水的急流中,体验一把跟水搏斗、急流勇进的感觉。……
      正当我还沉醉在童年的浪花四溅中,忽听耳畔传来一句:“How are you?”回过头,发现两个老外正笑容可掬地跟我女儿打招呼,而女儿昂着她的小脸看着那两个高高的老外,那样子极可爱。突然间,我的心似乎豁然开朗了。我常常担心女儿没有象我一样快乐的童年,将来不会象我一样有着童年美好的回忆,其实那种想法有点可笑。我的童年是在贫穷、闭塞的小乡村度过的,小河承载了我们水乡孩子的欢乐童年。而今,我开车路过童年的小村庄,几度张望,已难看见当年的一间黑瓦平房了;几欲下车,去寻觅当年的小河踪影,又止步了。那房,都是楼房、别墅了,那河……我不想童年的记忆变成碎片。我还固执地希望女儿也拥有我小时候的快乐,殊不知,社会在不断发展,历史不可复制。女儿生活在富裕、开放的城市中,在她的回忆里将会有妈妈开车带她欣赏璀璨的城市夜景,将会有毎餐都有爷爷奶奶为她精心准备的佳肴,将会有游泳池、水上乐园的欢乐,或许也会有眼前落日映照下的小河和那两个跟她打招呼的老外。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www.suzhoum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民进苏州市委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联系电话:0512-65231655 65212703  邮箱地址:suzhoumj@163.com  备案号:苏ICP备1106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