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民进
 设为首页    |   
 
网站公告
 

廖群:又一则“减负”新闻

阅读次数:1031    编辑:廖群    发布日期:2009-07-14

 

又一则“减负”新闻

廖群

        6月13日的《扬子晚报》上,刊登了《全省百余星级中小学校长昨签减负倡议书,省教育厅厅长承诺——中小学生减负一年内见效》,我没法不被这则报道吸引。
        这个超长标题的中心事件应该是“减负”,但可能是考虑到“减负”已经很难吸引眼球,记者不得已,只好把导语的内容前置到标题:全省几百个校长;可见规模之大;厅长承诺,可见规格之高;一年内减负,可预见的效果。没有这些猛料下锅,“减负”,这道炖了又炖的老汤,还真难端出来作为新闻。
        最近耳闻常州市同一天有两个高中学生相继自杀,我登陆其中一个孩子的QQ空间,看了他的留言:“临死前是什么感觉呢?/终于要解脱了!我会这么说/人怕死是与生俱来的,但我觉得活到现在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明天的化学考试不想考了/作业也许会做但也不想做了/累了/我先走一步了/生命是我的/没有人能为我决定……”据说,这也是迫使省厅下决心“减负”的一个因素。但我真不愿意它是个原因。
        社会的改良机制非得闻到血腥味才启动吗?
        打开网络搜索“中学生”自杀,总可以看到东西南北各地都有学生选择极端的方式结束生命。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年约有1.6万名中小学生非正常死亡,相当于每天消失一个班40多名学生。在15岁—34岁的青少年死亡事件中,自杀更是成为第一死因,约占死亡人数的26.04%。我国的自杀率已位居世界第一,地球上每四个自杀的人中,就有一个是中国人。那我们中学生的自杀率占到全球自杀学生的几成?有一个做教师的朋友对我说:现在的教育是逼着老师“毁人不倦”,我们起早贪黑工作,但却很少体验到育人的成就感。
然而,看了外地的新闻,我不得不感叹我们的情况还不算太糟,在比较规范的制度下,师生们只是被不尽科学的教育方法和不尽人性的优胜劣汰煎熬。那些“集体舞弊”、“抢试卷”、“冒名上大学”等等事件层出不穷的地方,谁给学生传道授业?传什么道?授什么业?地方官员、学校、家长串通恶搞,浊浪滔天,正义、公理、自尊、诚信遭遇没顶之灾。 
        呜呼哀哉!当一种社会的“恶”,挟持着强大的制度霸道横行,任何个人的对立和反抗似乎都是蚍蜉撼树的无望时,很多人就会归顺制度,默认“恶”的存在,社会的“恶性肿瘤”由此扩散。今天,教育的问题已不仅仅是教育的问题,它好似一个马蜂巢,漏洞百出,却让人无从下手。遥望满怀“教育救国”理想的先贤,他们的理想和他们的生命一样,远去如青烟,只属于天堂,不再留人间吗? 
        每次去甪直的叶圣陶纪念馆,我都觉得先生可能是不能安息的,虽然他的墓地在园子最安静的西北角。
        曾经,23岁的叶圣陶可以在美丽的家乡古镇,按照自己的教育理想,挥锄破土开辟一片“生生农场”,捐资自办“发展思想,涵育情感”的利群书店,每周一次和学生享受“同乐会”的交流。在一方充满自由和探索精神的土壤,发育出“教是为了不教”的教育思想。一个世纪过去了,“生生农场”活生生的教学实践,只是先生个人的传奇,成了纪念馆里珍藏的故事。先生能安息吗?
        也许是在党派机关工作时间长了,不知不觉熟悉了“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白说也得说”的氛围,养成了于无意义处寻觅意义所在。
        几年来,我一直在寻找我们这样一个机构存在的意义。既然存在了,如何用我们的所能,寻求适合的途径去脚踏实地?意义是要有所附着的。
        去年年末,参加民进省委参政议政工作会议,教育工作委员会赴山东省调研写出的关于“减负”的报告触动了我。会后,我仔细询问了山东省的做法。虽然是自上而下的行政改革,他们还是花费了巨大的人力和智力投入,建立了一套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制度,改变单纯以考试成绩和升学率来评价教育的做法,逐步建立内部评价与外部评价相结合的多元教育质量评价体系。我并不认为山东省的这次教改真的能在短时间让我们看到成效,成为其他地方可以复制的路径。但我还是对这种努力表示尊敬。我也同样尊敬民进省委的调研,他们在今年的两会上,发出了《关于学习山东经验,从高中突破,从减负开始推进素质教育的建议》的呼声。也许,又是一次“说了也白说”。面对历史与现实纠结的难以破解的困境,我深深地知道,振臂一呼的激愤,往往弄出挡车螳螂的一地碎片,碍事害人。但是,当“说了也白说,白说也得说”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信仰,我们就有信心隐忍地坚持。 
        当我把《全省百余星级中小学校长昨签减负倡议书,省教育厅厅长承诺——中小学生减负一年内见效》的报道推荐给女儿,这个高一的女生扫了一眼报纸,很不屑地说:“我是不会被这些新闻忽悠的。从读书开始,一直说减负,越减越重。规定在校时间、规定作业量,这些规定没用的,你看看每年高考的卷子,题目出得越来越难,越来越多,我们的学习怎么可能越来越轻松?” 
        孩子率性的话,令我一个激灵。厅长、校长的承诺全是在忽悠人的,她有自己亲历的事实作证,而且,这样的事实,全国人民都知道。
        那些签下承诺的厅长和校长们,其实也都知道。但是,大家都遵守着潜在的守则,从各地汇集省厅,露出欣赏皇帝新衣的欢喜。
        我们还得要有比钻石更坚硬的耐力,比黄金更重要的信心。

   打印本页  返回上一页
www.suzhoum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民进苏州市委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联系电话:0512-65231655 65212703  邮箱地址:suzhoumj@163.com  备案号:苏ICP备11066107号